一只张小喵

热度个位数的小透明写手
是个jk 刻章 码字

【周叶】纵我不往 01

- 时间旅行paro

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

周泽楷14岁那年第一次遇见叶修。

多年以后他一次又一次回忆起那天,都还记得放学后的夕阳,持续不断的蝉鸣,梧桐树的阴影,树下拎着厚重冬装外套的男人。
周泽楷看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,没来由的觉得那个男人很是眼熟,细想想又好像不认识。他拿着一件黑灰色的羽绒服外套,穿了一件白衬衫外面还套着杏色针织背心,在上海的盛夏显得格格不入,头发微长,他有着淡淡的黑眼圈,眼睛却灼灼亮着,像是有什么在燃烧。

然后就听见那人说,小周,你好。
那是一把烟熏过的嗓子,有点沙哑却很好听。
周泽楷愣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他知道自己。那男人又说,“小周…说话,好点了吗?”
周泽楷有点窘迫。
他从小生的好看,成绩好也不爱惹事,长辈也好同龄小姑娘也好都很喜欢。
但是他没什么朋友。
因为他口吃。
在14岁的周泽楷心里,口吃是件可怕的事情。小学时同龄的男孩扯着他的书包带子,一边闹一边笑他结巴,有的时候还掏走他口袋里的零花钱。但他不敢说话,结结巴巴说出口更会被奚落。
所以他除非必要并不说话,就算说也尽量少说,把一句话拆成简单的词语,尽力降低突然结巴的可能性。
到了初中,情况稍微好些,同学有些还会觉得这样很酷。虽然这样缺少交流不一定能交到朋友,但至少避免了被奚落。
可是这个人怎么知道?

“请问…你是?”
那人笑了,眯起眼睛,下垂的眼带着几分狡黠,“呵…那小周同学你好,初次见面,我叫叶修。”

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终于理清了来龙去脉。这个叶修说他来自十年后,和那个时候的周泽楷很熟悉。
作为证据,叶修说出了周泽楷的家庭情况(父母都是工作繁忙的科研人员),口味偏好(喜甜喜酸尤其喜欢鱼香肉丝),还有…口吃的毛病。
两人坐在路边长椅上,在梧桐树的阴凉下吃叶修买的奶油雪糕。
叶修叼着雪糕,羽绒服和针织背心都脱下来放在身旁,正在草草卷上长袖衬衫的袖子。
周泽楷放下雪糕棍开口,“我…那个时候…说,说话…好点了吗?”
叶修卷好了袖子,咬了一口雪糕,说,“挺好的,能和大家讲话,还能开会呢。”
“我…在做什么…?”
“小周呀,”叶修抿起嘴角,“是很厉害的电竞选手哦。”
“那…我有朋友吗?”
叶修舔了一下雪糕下端,有点化了,瞥见周泽楷的手指捏着雪糕棍捏得发白。“当然啦,你有好多朋友,你还是战队队长呢,你们队的队员也都特别喜欢你。”
周泽楷放开了手,指尖渐渐恢复红润。叶修扭过头继续舔雪糕。

“叶修…那你…是怎么来的?”
周泽楷看着叶修舔完了雪糕,问了一句。
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会突然发现自己到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,可能过一会儿就回去了吧。”
“那,你是,是做…什么的?”
叶修玩着雪糕棍儿,夹在右手食指中指间像是夹着一根烟,几若不闻地叹了口气,“我呀,我就一玩游戏的。”

“叶修,你那时,我们是,朋友,对吧。”
“算是…吧。”稍微沉默了一下,叶修又说,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现在我们就是朋友了。”
说了这话,叶修发现周泽楷的脸突然红了,也感觉到身体渐渐没了力气。他把雪糕棍儿放进衣兜。
“我可能要回去了,下次有机会的话再来找你。小周哇,千万别把我的事情告诉别的人,就当是我们的秘密,嗯?”
“好!!!”周泽楷涨红了脸,使劲点头。

拍了拍小男孩的头,叶修感觉眼前一片光点和色块,于是闭上眼睛任由失重般的感觉蔓延到全身。

被冷刺激得睁开眼,叶修看见熟悉的昏暗的房间,应该是上林苑的训练室,左手边是他平时惯坐的椅子。没开灯,自己正坐在地上,小臂上衬衫还乱七八糟的卷着,怀里抱着换下来的外套和背心。
“叶修?”
有人打开门,柔柔的光从门外淌进来。
叶修笑了,“2015年6月12日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0)